一天一个样,渐渐有兵样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50

  

  雪花纷飞中,又一批新战友带着青春梦想,奔赴祖国边疆走进军营,完成自己的军旅“成人礼”。成长于改革开放黄金岁月的他们,走向边疆,走上边防岗位,首先需要克服的是环境的艰苦、训练的艰辛。他们如何适应军旅生活呢?

  “每一朵花都有颗结果的心。”正值新训季,让我们走近正在边疆接受军营淬火的新战友,品读他们的成长故事。

  ——编者

  西部战区空军某新兵训练旅3名少数民族新兵的成长故事——

  一天一个样,渐渐有兵样

  “叶斯木别克”“吾勒加斯”“李多英”……“到!”“到!”“到!”

  戈壁滩上,风沙弥漫。新兵列阵,口号震天。来自天南海北的新兵们训练归来,在天山某军营里排成了一个“心”形。

  “一天一个样,一月大变样,渐渐有兵样。”他们自信的笑容分明在告诉我们:“看,那个笑得最甜的兵就是我。”

  

  叶斯木别克利(中左一)用训练间隙带领“大美新疆”宣传队展现哈萨克族舞蹈。徐博文摄

  青春只有一次,我希望追随军人最帅的“逆行”

  新兵训练旅文化广场,一场文艺汇演精彩上演。哈萨克族新兵叶斯木别克带领战友登上军营舞台欢快起舞,明亮的眼眸闪着光芒。

  炫酷的舞台、流动的音符……曾是这名新疆阜康市滋泥泉子镇小伙子的一个梦。

  6岁时,叶斯木别克登上新疆卫视舞台演唱歌曲,是当地家喻户晓的“童星”。

  叶斯木别克高考那年,全国5所艺术类高校面向新疆定向招生,他以出色的表现被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相中。但家庭条件有限,他不得不放弃心念已久的梦想。

  “我一定要考上大学!”后来,叶斯木别克更加刻苦复习,最终如愿考取山东大学。

  

  叶斯木别克所在班级进行队列训练。

  在河南上预科那年,这名热情洋溢的哈萨克族小伙发挥特长,成了学校各类艺术团体的“顶梁柱”。离家后的第一个古尔邦节,他自编自演的舞蹈《黑走马》,被老师一眼相中,推荐到省里参加比赛,取得了不错的成绩。

  “军人是最受尊崇的职业,青春只有一次,我希望追随军人最帅的‘逆行’!”正读大二的叶斯木别克,得知招收大学生参军入伍的消息,毅然决定到军营接受磨炼。

  然而,军营生活并没有他想象的那般“浪漫”。单双杠上不去、跑步总垫底……叶斯木别克一度打起了“退堂鼓”。

  “从军报国路上,要时时挑战自我,不可能事事如愿;军营不是人才市场,不可能想走就走。”班长杜贻明的话“点醒”了叶斯木别克。

  “岗位就是战位,吃苦就是锻炼,不能在该吃苦的时候选择放弃。”叶斯木别克把这句话写到本子上,牢牢记在心里。

  “为祖国站岗,为同学争气,为父母争光,为自己喝彩……”接下来的日子里,叶斯木别克和战友们开始清晰地认识自我,校正奋斗方向,内心充满了敢于争先的勇气。

  

  李多英、吾勒加斯、叶斯木别克三人合照。

  此后训练中,叶斯木别克努力跟上节奏,咬紧牙关克服体能短板,全力完成好每个动作。一个月过去了,他的军事素质快速提高,人也自信多了。

  旅里打造特色文化,成立以新疆籍少数民族新兵为主体的“大美新疆”宣传队,叶斯木别克成为主力。训练间隙,他带领队员到各连队介绍新疆风土人情,很受战友欢迎。

  “军营有我学不完的东西,我要努力提高自己……”班务会上,叶斯木别克吐露心迹。

  这个想法,得到班长杜贻明的赞许:“成功不是等来的,只要肯奋斗,梦想就会实现。”

  从那以后,训练中叶斯木别克总是不断给自己“加餐”。

  

  吾勒加斯(右三)向战友们热情讲述家乡的风土人情。

  一次,3公里考核场上,叶斯木别克拼命向前跑着。眼看只差500米就到终点了,因前一阶段训练时他加大运动量,右脚跟腱一阵剧痛。他咬牙坚持,一瘸一拐地向终点发起了最后冲刺。

  冲刺过线那一刻,叶斯木别克一屁股瘫坐在地。“12分40秒!”成绩一出,杜贻明捶了一下他的肩膀:“好样的,有拼劲!”

  前不久,上级工作组来慰问新兵,叶斯木别克作为新兵代表与首长交流。“能和将军握手,激动得我好几个晚上没睡着觉呢!”叶斯木别克的脸上,露出兴奋的笑容。

  连队回族新兵吴军,是叶斯木别克最亲密的伙伴。前段时间因想家,吴军训练提不起劲头。

  “奋斗的男人都有一个成果!”叶斯木别克将这句哈萨克族名言说给吴军听,鼓励他克服困难、尽快调整,一起融入火热军营。

  时间是最好的试金石。如今,越来越多的战友认识了叶斯木别克:“这个哈萨克族战友好样的,舞蹈跳得好,军事技能也厉害!”

猜你喜欢